玖九悦心

三党,琢磨着高考完给你们寄点小礼物。
头像by有鹤栖太太

深夜雪兔废话(不打tag)

如果啊,可以和你牵手一遍又一遍地走过那海边,浪花哗哗路过我们的脚踝,即使那一串串脚印被冲刷殆尽,许下心愿的贝壳也被卷去海中不见了身影,但是海浪带不走天空,带不走依赖着它的云朵。
 
如果啊,可以和你坐在小院里,缠绕在篱笆上的小小牵牛花似乎要代替我将心声吐露,肉嘟嘟的小黄鸟蹦跳着,扑腾着翅膀飞走。我每次看到此景,都要吐槽电视里小鸟起飞必掉毛的奇怪定律,而你在旁边看着我呼呼地笑。暖黄的阳光从树叶间析出,我闭上眼,猩红的眼皮氤氲着温温的热度。
 
如果啊,可以和你共度每一个夜晚,我忙着赶稿,明明是上班族的你却要抱着枕头等我一起睡,现在已经是深夜两点半啦,你知道自己现在有多么可笑吗?头一点一点的,脸皱巴巴的,好像一个被爸妈惩罚的可怜兮兮的小孩,好不容易泄出一点呼噜声,又惊醒揉搓着迷蒙的眼睛,试图把梦神从身边赶走,我都说了去睡觉了啦,你总是笑着说你不困,然后又呼噜起来,你说你自己可笑不可笑?
 
如果啊,今晚的月亮能够把我的心意托梦传达给你就好了。可不可以不要总是牵着我的手担心我被人群挤走啊,我又不是小孩子。可不可以不要盯着我的脸呼呼地笑啊,总让我有种脸上粘了什么奇怪东西的感觉。可不可以不要每晚等我一起睡觉,然后待我好不容易被你拖上床,二话不说像是抱着大型玩偶一般死活不撒手,然后试图在睡梦中绞杀我啊,我每晚都会做到被巨熊掐着脖子的梦啊笨蛋。
 
笨蛋。
 
什么如果有如果,如果没如果的。
  
我们早就这样度过了十年了,下一个十年,你想不约都不行了,你已经上了贼船了,我要一点一点报复你才好。

评论

热度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