玖九悦心

三党,琢磨着高考完给你们寄点小礼物。
头像by有鹤栖太太

【百日雪兔/Day100】纽约时报婚前十五题-第14题

Q:如果我们中的一人需要离开其家族所在地陪同另一个人到外地工作,做得到吗?

A:当然。

   

   

《拉/姆/绍蜜月》

   

“叮叮——”男子撩起的白衣袖下露出长长的手臂,有干劲的肌肉显出完美的弧线,青色的血管正微微凸起。碎石铺成的小路难免会有点磕磕碰碰,他正低头小心地掌握自行车的行进方向。

   

“哟!”小道旁正打理花园的大肚子男人抬手打了声招呼。他也点点头表示回应。弓腰骑着自行车,在上坡前慢慢减速,跨步下车推着走。他一边和路边的人打招呼,一边掏出手机正打算查看什么。

   

“这样可不好哦。”前路似乎被谁挡住了,他抬头,棕发女子先伸手按住自行车把手,后又叉腰说道,“走路可不能看手机哦。”
    
  
  
“啊,不好意思。”他眨巴眨巴炎色眼眸,抱歉地笑着,女子也笑了,侧身让行。

  

路过她的时候,嗅到了一缕芬芳。

  

“听说贝什米特先生已经有家室了哦。”女子身边的朋友提醒道,“你可千万别想打什么主意。”

   

“什么嘛……”

  

“你别以为我看不出来——”女孩子们互相嬉闹起来,基尔伯特也只是背对着她们不经意露出笑容,装作什么也没听见地走远,然后大步跨上车,朝着家的方向骑去。

   

脚踩踏板骑过灰白的小桥,白墙黑顶的屋子便在此起彼伏的小山峦间,沉默地伫立着。  

   

  

  

“今天没有来信吗……”基尔伯特在收件箱里翻了几遍,撇撇嘴按灭了手机。拿钥匙开门,他瞬间被一股木香包裹,浓浓厚厚的,像是落入了酸甜的棕色果冻里,他每日都有种要没在里头被糖分侵占的意味。

   

他为什么在这里呢,说来话长,简单来讲就是被上级调派到这里进行管理吧。因此基尔伯特不得不和刚结婚的伊万·布拉金斯基分开。那家伙在和他分别的时候,就讲好要一周一封信的,现在刚坚持一个月,就消失踪迹了。
  
 
 
基尔伯特拉开木制座椅,发出“咯吱——”的拖拽声,他随意地从旁边抽出日记本,蘸蘸墨水,开始“唰唰”地写起来。记日记是他从小养成的习惯。

   

刚结婚就两地分隔,这例子倒也不少见,基尔伯特也没有去埋怨伊万不和他一起来,毕竟两人都有各自要完成的事情。 

   

相较于只有一个弟弟且对方早已长大成人,不需费心的基尔伯特,伊万的家庭还算是特殊的。家族庞大,其中整天唠叨的姐姐和粘人的妹妹最反对伊万离开家族,基尔伯特没有强求,伊万倒是有些为难。  

   

   

  

——真的不需要我陪吗?

   

——不用,本大爷一个人也可以。

   

基尔伯特扯扯行李,行李箱的滑轮在光滑的瓷砖地上“咣当咣当”响。

   

——你看。
  
  
  
伊万挠头笑了。

  

——明明就是很不开心嘛。

  

——少废话。   

    

  

  

听说德/国/拉/姆/绍小镇是蜜月圣地。

   

基尔伯特停笔自嘲地笑着。

   

到头来,这蜜月还是自己一个人过。

  

他撑着脑袋,从小小的窗口望向青翠群山,和其间斑斑点点的白羊。

  

他现在在干什么呢?

   

是在被姐姐指指点点教训得委屈皱眉,是在被妹妹揽着胳膊,强迫去游乐园情人墙拍照,还是——

   

和他一样,在猜想着对方的生活呢?

    

   

   

旁边摆放的手机一阵震动,说起来巧,正是伊万。

   

“我还以为你另找美女共度良宵了呢。”基尔伯特接通电话,劈头盖脸就是一句讽刺。

   

“老兄,你可别生气啦,我知道我上周没有写信,实在抱歉。”伊万“呼噜呼噜”地笑着,电话那头还有“呼啦呼啦”的滑轮声。

   

“现在打来是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

“我寄点重要的东西给你,记得查收。”似乎很神秘的样子。

   

“哦?”表示惊讶。

   

“嗯,大概……快到了吧?”轻轻的笑声从电话那头顺着电波传来,基尔伯特越发好奇起来。

   

背后的门铃应声而起,基尔伯特后仰推开椅背,站起身,举着手机到玄关透过猫眼看去,一大束金色向日葵布满圆圆的有限的视线。

   

“向日葵?”猜想着这就是伊万口中重要的东西,本打算接了花就回房嘲笑他一个大男人整天弄那些花花草草,基尔伯特打开门锁,推门而出。谁想到一位高大的男子将向日葵直接按在他的脸上,弄得他措手不及。满脸埋在厚重的花粉与香味之中,他向后退去并弯腰咳嗽。

   

咳嗽之余,泪眼朦胧,眼前的男子在阳光下张开双臂,稍稍歪头眯眼笑着。奶白色的碎发在光的析落下余有淡淡的光影,就连眼角的笑意也渲染上碎金的晕色。

   

听说人在流眼泪的时候,会通过泪水看到不可思议的事物,反正他是信了。

   

“我来了。”千思万想都不应该在这里的伊万上前几步,一把将受了惊的基尔伯特拥在怀里,“我和家里商量过了,果然还是应该和你一起来啊。”他弓腰低头蹭蹭对方的脸颊,以示亲密。

   

实在太突然了。

   

“还说是什么重要的东西,我看一点也不重要。”脑袋乱糟糟的,他随口埋怨道。

   

“哦,是吗?”对方倒是一点也不介意侧身进了屋子,四下打量着。

    

“哇哦,原来基尔你一直住在这样可爱的房间里啊。”伊万东瞧瞧西弄弄,搞得家里叮叮咣咣响。

  

“等等。”终于反应过来的基尔伯特捡起地上的向日葵,关上门,一把拉住对方的手臂,“花哪来的,该不会是从俄/罗/斯带来的吧?”

   

“啊,这个啊,我在向人打听你的住址的时候,一个大肚子男人问我喜欢什么花,然后就给我了。看来是你的朋友呢。”伊万转过身,按住他的肩膀,“说起来关注这个,倒不如好好思考一下我们因为种种原因浪费掉的蜜月期。首先呢,让我想想......”

   

“欠了我一个月的早安吻,我要求你现在就全部给我。”

   

  

  

听说,拉/姆/绍小镇是蜜月圣地。

   

狭窄的小道,纷飞的蝴蝶,精巧的房屋,岁月如花的人儿,一切都在这里,岁月静好。

   

总之,基尔伯特和伊万都爱上了这里,他们的每一天,都是在度蜜月。     

  

   

fin.

   

 @百日雪兔集聚地 感谢组织!

评论

热度(27)

  1. 妫潞玖九悦心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百日雪兔集聚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