玖九悦心

三党,琢磨着高考完给你们寄点小礼物。
头像by有鹤栖太太

【雪兔】沉默相守

“咔嚓咔嚓……”伊万歪倒在床上,嚼着薯片,偶尔用小手指小心地挑过书页,翻过去看下一页。
  
另一边,基尔伯特正趴在笔记本电脑前作思考状,食指戳着下巴,然后灵光一闪在文档上打下一串字句。修长而骨骼分明的手指跳跃在分割方块的键盘上,“噼噼啪啪”的声音在房间里格外清晰,接着与伊万的嚼薯片声融合在一起。
   
窗外小鸟跃上树枝,歪头看着屋内的两人,在棕色地板明亮的光块里投下一枚小小的圆影,“叽叽咕咕”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,从尾部疏松羽毛,一直抖到头尖,细碎的金色鳞光在羽间纷扬,嘀咕几声扑腾飞走了。
   
他们两个都没有说话,就这样过了一下午。
   
有的时候,对于相识相知的两人,就算沉默地待在一个房间里,也是一种享受。
  
 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【题外话】
我见识过浩瀚宇宙一般恢宏的文风,领略过小桥流水一样清新的文风,而日常因为自己空洞无内涵的字句苦恼。
看到太太们的文章,就有种夜晚站在高山上俯瞰城市的感觉,千条万道,四面八方,金点连线,线勾成面。
而我写的东西就是里面一盏忽闪的烛灯。
可是我现在转念一想呀,我干嘛去追求连城的金色,而打翻了自己的灯呢?
我只要守住这一盏灯就够了嘛。
我始终觉得他们不只属于刀,他们不止一个结局。
假使我写的故事,最终都只能走向一个BE,还请让我就此停笔罢。
  
【不许代入!我自己的胡言乱语!写刀子的太太也很好的!我没有别的意思!】

评论(4)

热度(2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