玖九悦心

三党,琢磨着高考完给你们寄点小礼物。
头像by有鹤栖太太

苏忌和露诞好像快到了【这可是我在APH圈里的第一次苏忌和露诞啊】于是决定写文。
不过好像是刀啊,今天我把剧情说给朋友听,结果人家说这是大刀。😊其实没那么夸张啦嘿嘿w
简单来说,就是用了1984的梗,我的这篇文就叫做《1991》,涉及组合:冷战组,雪兔组。
大概会赶上12月30日【露诞】,就是挑个部分写,如果大家喜欢【啊,不存在的】,那我就把它补全,从头写到尾。
周五更个小短文。
不占tag,只是立flag。
  
  
【片段↓临时写的。很简单,很稚嫩】
——你叫什么?
——苏/联。
那个男人艰难地张开嘴,因鲜血而变得粘稠的头发散乱地粘在眼角,眼珠转动着看向阿尔弗雷德,却以一种骄傲的口气回答道。
狼狈的模样,却一脸自豪。
扭曲。
令人不爽。
——不对。
阿尔弗雷德猛地拽起男人的头发,直到扯到无法歪曲,那人却闭口没有发出任何声响,连皱眉都没有。呼出的热气在温黄的灯光下清晰可见,消散。
他贴近那人的耳朵,以沙哑的声音说道。
——你听着,你会被从历史的河流中完全剔除出去,一丁点也不会留下,活人的脑袋里也不会有一丁点关于你的记忆,你在过去和未来的意义上都将被毁灭,你将永远不曾存在。苏/联,这个名字是不存在的。你从来都没有出现过,以后也不会。
他企图将男人眼底的骄傲毁得一干二净,可是男人还是没有任何动静。
阿尔微微一笑。
——就像……基尔伯特·贝什米特一样。

评论(5)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