玖九悦心

三党,琢磨着高考完给你们寄点小礼物。
头像by有鹤栖太太

《花物语⑤》雪兔组(玻璃糖)完结

(四)开到荼縻花事了

“臭熊,咱们的最后一次战争……是在什么时候来着?”基尔伯特歪着头,似乎在努力思索着。
有什么东西流进大脑。像是一颗定时炸弹在“滴答滴答”地倒数,令人窒息的压迫感。
——“喂……你终于来了啊……呼……也好……本大爷还想来个痛快的……”
“啊!”基尔伯特的心脏开始痉挛,他捂着胸口,顺墙蹲下。
——“基尔君,还是不愿意和我走吗?”
“停下来啊混蛋!”基尔伯特捶着自己的脑袋,缩在墙边。
——“本大爷不需要你的同情。”
——“可是……你……德国……啊……”
记忆喷涌而来,将他卷入漩涡。

 

细密的小雨顺着基尔伯特的发梢,滑过伤痕累累的身躯,最终落在污浊的地上,与血混在一起。
“呼……呼……”
他勉强地支撑着身体,不想跪下。
蹒跚地走在残破的街道上,来到一堵推倒的墙前。那堵墙本来也被涂鸦得不成样子了。
没想到对面是这样的啊。
他想继续往前走,可是……
道路,被挡住了。
“基尔君……”
“喂……你终于来了啊……呼……也好……本大爷还想来个痛快的……”基尔伯特挺直身子,又突然弯腰咳嗽,“咳咳……咳……呸!”吐出一口血沫。
“基尔君,还是不愿意和我走吗?”眼前的伊万一身军绿色军服,帽沿滴着雨,奶白色的头发上也沾染着血丝。
基尔伯特恶狠狠地回答:“本大爷不需要你的同情。”
“可是……你看看你自己,难道不是快消失了吗?”
一语中的。
基尔伯特看看自己透明的指尖,不禁苦笑出来。
他尽可能不那么摇摇晃晃地走到伊万的面前,站定,骄傲地昂起头。
“这是我自己选择的道路。”
“就算是消失,我也愿意。”
“因为……”
“我已经实现我的愿望了。”
“成为我的一部分不好吗?难道基尔君和我在一起不开心吗?”伊万靠近基尔伯特。他微微低下头,脸擦过他的耳边,温热的鼻息打在他的脖子上。
“呵……我就是死,也不会屈服于你。”基尔伯特挑衅地笑着,顿了顿,“所以……请你把枪从我的心脏处移开好吗?”
“那也请你把军刀从我的脖子下移走可以吗?”
一阵寂静。
伊万狰狞地笑着:“果然我和你不能好好相处。”
基尔伯特放下枪,摇摇头:“我也这样认为。”
就这一次也好,让我自己决定未来。
老爹……我恐怕……撑不过去了……
弟弟……我亲爱的弟弟……


大概就在两天前,基尔伯特慢慢走来,将手贴在粗糙的墙面上。
“是兄长吗?”对面低沉厚实的声音传来。
“West,你那边……怎么样?过得还好吗?”他尽可能使声音表现得平静自然。
“唔,我没事,兄长你呢?”
“我……”他迟疑了。
——你的决定,是什么?
——听好了,本大爷只说一次。
——把我的未来,延续在路德维希·贝什米特身上。
——像是倒转的时针终于靠近零时,像是最后一滴血滴在肮脏的地上,终点就要到了。不好意思啊,老爹啊,请你保佑我吧,这样任性的决定,这样的梦,就让我做一次吧!
“我怎么会有事呢?哈哈哈……哈哈……哈……”笑不出来了。你一个人……要好好地活下去啊……
基尔伯特扣着墙壁,指尖发白,一阵锐痛,血色渐现。
——请让我……来承担罪恶。


伊万漠然地站在一边,看着他走上废墟的最高处。
他问:“为什么要把未来留给路德维希?”
基尔伯特一愣。他久久地伫立在那里,转过身来。
伊万看呆了。
眼前的男子露出了和自己在一起不会露出的微笑。那是一种温暖的、只属于他弟弟的微笑。
不同于冷笑,这个微笑像是把世间所有的幸福包容在内,把最温暖的阳光收纳在内的宝盒,亮晶晶的,身上的污秽也无法侵染基尔伯特的光芒。如果要用一种花来形容的话,应该就是那矢车菊了吧……
“因为啊……怎么说呢……”
“他是德国,而我,是他的骑士。”
基尔伯特摸着自己胸口挂着的铁十字,锐利的边角扎得他手心生疼。
“真可惜,你已经被名字禁锢住了。”伊万遗憾地摇摇头。
如果,我们只是普通人,如果,我们只有作为人的名字。你叫基尔伯特,我叫伊万,我们的轨道应该会改写吧?
“保护他成为最强大的国家,这是我在他出生的时候就下定决心要去做的事。”
“可是……基尔君……”伊万攥紧拳头,“你的一生,不是应该为了你自己活着吗?”
“……”基尔伯特沉默地低着头。。
“我们一起去种向日葵,一起捏雪兔,一起斗嘴,不是很好吗?你为什么一点也不留恋呢?”
“……”
“基尔君你,可是伊万最宝贵的朋友啊!”
基尔伯特缓缓抬起头,难以置信地看着伊万。
“我吗……呵……”
“基尔君……”
基尔伯特慢慢走向伊万:“你会救我吗?”
“当然。”
他踉跄着走向伊万,像是急切地想要找到一个救星。
伊万微笑着,向他展开双臂。
微微扬起的笑容看上去很舒心。如果可以握住他的手,也许真的能获得救赎吧?基尔伯特一步步靠近他,险些跌进伊万的怀里,他按下伊万举起的手臂,站定。他抬起头,直直地看进对方的眼底。


接下来——
擦肩而过,在他耳边恶狠狠地从唇缝中挤出这几个字——


“和本大爷做朋友,你也配?”

 
对方的脸笑得僵硬,抽搐着,最终扭曲成愤恨、失望与鄙夷的狰狞。
“哼。”伊万嘲笑的嘴脸刻在他的眼底。居高临下的模样像是换了个人。
“丢下他,自己独自消失,你认为这很高尚吗?你懂不懂被丢下的人的感受?”
基尔伯特一言不发,背道离开。
“你根本……就不懂……”伊万低头。


他看见了一个慢慢靠近的身影,一丝不苟的绿色军装,整齐的金发背头……
“路德……”
基尔伯特站在伊万的身后,呼唤着。
路德维希刚从街口拐过来,似乎发现了什么,冲过来。
基尔伯特对他伸出手,蹒跚着,想尽快跑到弟弟的身边:“路德……”
也不管有没有踩到水坑,他只是预感自己的力气在一点点地流逝。
路德维希眼含泪水,什么也不顾地跑近。
“路德维希……我的国家……”基尔伯特拖着受伤的腿,想要拥抱对方。


又一次,擦肩而过。
基尔伯特愣住了,一脚踩歪,脏水浸湿裤腿,跌倒在地。
“诶……”他扯扯嘴角,“不……会……吧……”
“你刚刚在干什么?”路德维希询问伊万。
伊万一言不发。
“你刚才是不是……在和哥哥说话!”路德维希拽起伊万的围巾,让他直视自己的眼睛,“他去哪了?我哥他在哪里?”
哥哥……阿西你终于叫我哥哥了……基尔伯特垂头倒在街上,所有力气似乎都被抽干了。
“呵……他已经死了。”
“怎么会……”路德维希迟疑了片刻,转而咆哮着,“你在骗我!”
伊万咬牙甩开对方的手,整理自己的围巾,鄙夷地看着他:“骗你?你有什么资格让我骗你?那个家伙已经死了,这个地球上……已经没有他了。”
似乎听到了啜泣的声音。
“那个家伙真够自私的……”
伊万背对着路德维希,脚步沉重地消失在道路尽头。
路德维希像座石像似的,静止在那,似乎还在理解刚才伊万说的话。大脑艰难地运转着。
哥哥他……已经不在了?
——这个地球上……已经没有他了。
“不可能……我哥他……怎么会……”
“这……这不可能啊啊啊啊啊啊——”路德维希一改平日的冷静,他捂着脸跪倒在地,大声痛哭着。


“我已经……消失了……啊……”基尔伯特看看自己的手。
全透明的。
低头看看。
没有影子。
雨水穿过自己虚空的身体,径直打在地上。
尖锐的耳鸣充斥着大脑。


——“明年,我们还可以一起种向日葵吗?”
那年伊万送他离开的时候,满脸期盼地问着。一切都是温柔的色彩。
“啊,有时间的话。”他摆摆手想要转身离开。
脚底像是被钉在原地,基尔伯特低头纳闷着。
“基尔君。”不同于刚才软糯的声音的冷淡。
他抬眼看去。
瞬间,向日葵纷纷枯萎,惨败的花瓣四散开来,卷起漩涡。漩涡的中心,是身着军装的伊万。
冷漠的脸庞,满身的杀气。
伊万看看左手的向日葵,举起右手的手枪,抵着基尔伯特的额头。
动弹不得。
“真可惜,你已经被名字给束缚住了……”
基尔伯特如同被扼住颈脖。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对不起,对不起。我没有时间再陪你种向日葵了。我已经没有时间了。
又回到了现实。
冰冷的雨。
他呆坐着。
“唔!”
突然低头捂住自己的脸。
“我已经……消失了吗?”他瘫在地上,像孩子一样哭了出来。




“啊!”基尔伯特惊醒,他环顾四周,发现自己还在伊万的房间里。天已经泛起鱼肚白。
床上的那个家伙抱着奶白色的熊玩偶,睡得正香。
“真是的。”基尔伯特苦笑着,“看你睡觉的那副蠢样。”
伊万“呼呼”地笑着,又揉揉自己的鼻子,扭过头继续睡着。
“睡觉还老是呼呼地笑,傻不拉几的。”
“喂,天已经亮了,该醒了。”基尔伯特在伊万的耳边呼唤着。
他举起手,在伊万的额头上狠狠地弹了下。
“嘣!”这一声在安静的卧室里格外响亮。
“哇呜呜呜!”伊万疼得坐起来,“好疼啊,基尔……”
眼前,没有人。
“啊嘞?我为什么……又提起他了……”伊万坐在床上捂着额头,那种痛感还隐隐存在。
伊万垂头叹息。
“吱呀——”卧室的门开了。
伊万疑惑地看着,穿上拖鞋,慢慢地跟了上去。
“嗒嗒嗒嗒……”长长的走廊回荡着伊万的脚步声。
“啊,小伊万你要去哪?”冬妮娅从房门口探出头来。
“刚才有人来过吗?”
“嗯?没有哦。”冬妮娅疑惑地回答,“怎么了吗?”
他没有回答。
错觉?
我怎么觉得……是基尔君呢?
空中泛着淡淡的花香。这不是向日葵的味道。
“难道说……”伊万似乎在寻找着什么。
“难道说……真的是……”
穿过走廊,走上回旋的楼梯,来到屋顶,右拐进入塔楼。
天已经全亮。
“基尔君!”伊万登上最后一级台阶,大声呼唤着。
塔上,并没有人。
“……”
“噗哈哈哈哈……”伊万自嘲地笑着。
“我怎么这么傻,基尔君他……已经消失了。”
正想回去,突然被窗台上摆放的一个亮晶晶的东西引起了注意。
那是……
伊万捧起那个东西,鼻子一酸,眼泪顺着眼角连串地落下。
一只小小的雪兔,附着一朵紫色的矢车菊。


他是他沉默的爱。他是他遇见的幸福。
他是他的向日葵。他是他的矢车菊。
开至荼縻花事了,这份感情,一点不多,一点不少。


【END】

大家好,我是玖九悦心☆(没有多少人看到这里吧……)
谢谢一周的支持!虽然不知道大家喜不喜欢(捂额)。
《花物语》就这样完结了。不过暑假还会写一些雪兔短文(有糖有玻璃渣☆)最近沉迷于新文无法自拔(是关于dover的,喜欢dover的米娜桑一起来愉悦呀☆)。
希望后面的作品也能被大家支持!谢谢!(鞠躬)

评论(5)

热度(2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