玖九悦心

三党,琢磨着高考完给你们寄点小礼物。
头像by有鹤栖太太

【雪兔】我们在彼此的心脏里(国设无史向,注意避雷)

纸条上潦草的字体因为伊万的反复揉搓而更加模糊,他眯眼确认着地址,四下观察着建筑物。高楼林立的城市压得人喘不过气来,车水马龙,奔波劳累,在这些四处奔走的人群里,伊万显然突出一截。这可不单只身高,还有那一份在匆忙中过于鲜明的悠闲,在他身上的每一处毛孔里都显现出来。
  
“你好……”他用着蹩脚的德语和当地人询问确切地址,被东指西向的介绍弄得头昏脑热。
 
尝试着拦下一辆的士,他赶着绿灯转红的几秒前小跑到了对面,快速拉开车门,稍偏头坐了进去。
 
“啊……”
 
他递上皱巴巴的纸条,琢磨着怎么用现有的词汇描述其内容,却看见后车镜里的司机微微一笑。
 
那人在仪表盘旁的小屏幕上点了几个按键,干脆的电子音用俄语流畅地说出:“请问你是要到德兰庄园吗?”
 
伊万大吃一惊,欣喜地靠在背椅上:“是的,您能听懂我说话吗?”
 
汽车因为启动而“嗡”地发出声响,窗外的楼房开始倒退。待机器处理出一串类似德语的话语之后,司机叽里咕噜地回复,翻译机便代回答道:“是的,机器可以让我们用不同语言来交流,同时,它也可以随时向您通知路过的著名景点。”
  
真是个好东西。
 
他在心里这样赞叹着,和司机稍加交谈熟络之后,便只顾侧头观察城市群像了。
 
景色中最丰富的元素,莫过于这天真烂漫的阳光了。在高楼间闪烁,经众玻璃的滤过,折出多彩的色斑。
 
口袋里的手机一阵震动,掏出一看,是基尔伯特打来的。
  
接通。
 
“基尔你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
 
“你在哪啊?”
 
“我?”伊万下意识四周看看,又嘲笑自己对于询问地址就四处观察的条件反射。他抿抿唇,不知道该怎么糊弄过去,因为这次德/国/柏/林访问,是他擅做主张来找基尔伯特的。
 
“我……我在家里啊。”
 
“那好,你到红场来接我一下,我在……”大概在寻找什么更加精确的地标,基尔伯特的声音拉远了点。
 
“什么?”伊万以为自己听错了,“你在莫/斯/科?”
 
“是啊。”
 
他万万没想到基尔伯特会出现在莫/斯/科,现在身处柏/林的伊万根本不可能在半小时钟左右的时间内飞回莫/斯/科接人。
 
“我这里有几个红顶咖啡座,你应该知道是哪吧?”那边声音又变大了,基尔伯特似乎是在命令道:“快来接我。”
 
“啊……”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复。
  
“怎么了?不愿意吗?”
 
“不不不,当然愿意!基尔你来我家,我肯定会来接你啊。”
 
“那还不快点?你动身了没?”
 
一发不可收拾,伊万握紧手机,琢磨着是不是应该告诉秘书先去接待,自己趁机赶回去。
 
嗓子莫名地干渴,他下意识用食指勾勾自己的围巾,试图考虑出更好的方案。
 
“您的右手边是柏/林著名建筑……”前面突然冒出这样一段介绍。伊万的大脑瞬间停止运转,犹如石化一般僵在座位上,后续通通被电话里愠怒的声音代替——
 
“你现在……在我家?”他都能猜到基尔伯特紧紧抓着手机,指尖发白。
 
“你、你听我说……”伊万慌忙解释着,旁边的机器继续介绍着建筑物的历史意义,简直就是忙上加乱。

“我这次来就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啊!”他轻轻拍着白色帆布包,“我家的第一株向日葵开了,我想把种子带给你。”
 
“就这样?”虽然语气稍加缓和,但依旧不改严厉。
 
“什么就这样啦,难道不重要吗?”伊万反问道。
 
对方笑了,如释重负一般,像是自嘲似的轻笑着:“我也有东西要给你啊。”
 
“是吗……”
 
“家里养的兔子生了几只崽,正愁没地方送呢。”
 
“你当我这里是饲养场吗基尔君,你送的鸟啊兔子啊狗啊,实在是太多了。”
 
像是找到了个解决尴尬气氛的缺口,两人哈哈大笑。
 
半开的车窗卷来一阵风,掀起伊万的额发,钻进颈脖间的缝隙,醺醺地眯着眼,惬意地仰靠在背椅上。的士停下来等红路灯,斑马线上人来人往。
 
“啊,对了,我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呢。”伊万突然说道,话语里的笑意不减。
 
“什么?”
 
“我们,都在彼此的心脏里啊。”
 
顺口一句玩笑,却扣住心弦,世界静止。莫名的默契造成了两人的误会,又在他们平淡的生活里扬起了小小的波澜。
  
“你这家伙……”对方笑得更浅了。
 
心脏里因为有了什么,而感到幸福。伊万伸手按住左胸盛满情绪的“器物”,微笑着。
  
是什么呢?
  
怕是唯有赞叹——
  
真好。
  
   
   
  
Fin.

评论

热度(3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