玖九悦心

三党,琢磨着高考完给你们寄点小礼物。
头像by有鹤栖太太

【雪兔】与云与你与名字

“嘿,基尔伯特。”伊万和基尔伯特并肩躺在广阔的草原上,嫩草搔痒着他的颈窝,在耳边轻轻摩擦,他似乎听见了风穿过森林的声音。
    
旁边的男子迷糊着挪动了身躯,侧躺过来看向他,猩红的双眸在青绿中显得突兀耀眼:“怎么了?”看来,他快被这里的惬意催眠了。
 
这里确实是个不错的地方,从他们好久没有这么舒适地躺在一起聊天聊地这点可以看出,偶尔的放肆也倒成了享受。骨骼都要酥酥软软地摞在草堆里了。
     
伊万盯着蓝天里层层叠叠的云朵儿,良久才开口:“基尔伯特,你记得我叫什么名字吗?”也不知道为什么,这里似乎有种能够洗清记忆的魔力,伊万对于自己的名字竟然在一觉之后忘得一干二净。
  
心里空落落的,大概是这里的精灵们趁着行人的暂时停留,把他们的心藏起来了吧。
   
但他知道基尔伯特一定会给他答案。
     
基尔伯特以为他在开玩笑,皱皱眉,欲不予理睬。
  
伊万侧躺过来正对着他,瞪大的眼睛犹如夜空繁星点点,映着基尔伯特的影子和他背后偌大的世界。
   
“我的名字,是什么来着?”伊万重复着。就像孩子拽着大人们的衣角吵着嚷着要拿到心仪的玩具似的,他盯着基尔伯特,似有不得到答案不罢休的倔强。
    
看上去,并不像是在开玩笑。
  
基尔伯特倒是因为这里的舒适,也不打算多计较,突然有了耐心。他又平躺下来,伊万也照做了。
    
“我写给你看吧,给本大爷看好喽。”在伊万的视野里,有只手伸出占据了角落。 一只手指在空中划着,似乎想要戳动白纸一般的云面。
     
以指为笔,以天为纸,以心为墨。
    
“伊万……布拉金斯基……”视线中心随着对方手指的摆动而上下移动,伊万听见基尔伯特在一遍遍念着他的名字。
   
伊万·布拉金斯基。
   
伊万·布拉金斯基。
    
伊万·布拉金斯基。
   
他突然觉得从基尔伯特嘴中念出的这个名字很好听,尽管他并没有真正想起自己的名字,但是,那就叫伊万·布拉金斯基吧。
    
“伊万·布拉金斯基。”像是孩子牙牙学语似的,伊万跟在基尔伯特的后面不断念着。
   
手指放下了,伊万侧头看向旁边的他。
    
他笑着指向自己:“基尔伯特·贝什米特。”
     
伊万笑着念道:“基尔伯特·贝什米特。”
  
像是签订了某种契约,他们俩相视一笑。
    
一只白鸟划天而过,天空再无波澜。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
    
   
【END】
   
    
   
——分割线——
我突然有个脑洞,是关于国设的纯糖,对,纯糖,不知道会不会写。
   
【突发奇想的一个小番外】
伊万盯着蓝天里层层叠叠的云朵儿,良久才开口:“基尔伯特,你记得我叫什么名字吗?”
    
基尔伯特微微一笑,似带有孩子般的邪气。
    
伊万瞪大眼睛重复着,似乎渴望得到答案一样:“我的名字……是什么呀?”
   
基尔伯特伸手按住他的肩侧,点点头。
   
突然,他跳起来,摆出了奇怪的pose,吓得伊万连忙坐起身来。
   
“既然你诚心诚意地发问了,那我就大发慈悲地告诉你——”
   
“为了世界的爱与和平……”
    
伊万:?????对不起,基尔君又发神经了,我马上把他带回家。
    
【END】
(^し^)

评论(2)

热度(2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