玖九悦心

三党,琢磨着高考完给你们寄点小礼物。
头像by有鹤栖太太

【雪兔】旅行(个人经历)

“呕……”
 
从上车开始,伊万就不断地发出这种声音,惹得基尔伯特心烦意乱。
 
“你还真是麻烦啊。”基尔伯特的手从伊万的颈脖顺向后腰,如此循环。那家伙看上去好多了。
 
伊万面露苦色,他仰头靠在椅背上,嘟嘟囔囔不知道在说些什么。
 
这是一个很长的旅行。很长很长。
  
   
  
大概睡了很久,伊万睁开眼,原本的大晴天已是晕晕黄昏。
  
随着山的起伏,紧贴着的是橙黄的光路,越远越浅,没有生硬的分割,也没有泛成一片。颜色的分布正是恰到好处。
 
光晕渲染着暮霭沉沉,一群飞鸟带着黑色的剪影划过流光,倏地不见了。伊万似乎听见了它们翅膀下噗啦啦的声响。轻微的气流也能在别处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,他突然想起了蝴蝶效应。
  
伊万侧头看向坐在窗边的基尔伯特。这次旅途的确是枯燥无味的,基尔伯特也睡着了。他双手抱肩,垂着头,因大巴的颠簸而轻轻点着。嘴角下摆,一脸严肃。伊万小心地用指尖描摹着他的脸部轮廓,顺着眉间,滑过鼻梁,再至嘴唇,他一不小心碰着了基尔伯特的下巴,对方则是下意识摸摸了那里,大概是有点痒。
  
伊万是位画家,人们都说,伊万·布拉金斯基这个人生活在严寒地区,笔下却总是艳丽灿烂。怒放的向日葵和小巧的矢车菊则是他最拿手的画作。伊万经常说,他拿起笔的那一刻,眼前都是极美的画面,可惜的是他从来没有办法把最美的展现出来。
  
基尔伯特是位摄影师,人们都说,基尔伯特·贝什米特这个人看上去有些冷淡,实际上还是很好相处的人。他平日喜欢一个人前往,带着一张照片回来,虽说产量很低,但张张都是精品。基尔伯特经常说,有时不是很多照片就能把美丽的事物呈现出来,一张就足够了。为这一张,我需要成千上万张作为陪衬。那一定是最能传达我内心的记忆。
  
暮色更深了,伊万转过头刚想咀嚼这黄昏,一堵墙呼地挡住了他的视线。
 
原来是进入隧道了。
 
伊万静静地看着基尔伯特。灯光不断从他的头颅划向前座的椅背,伊万刚想坐起身,一阵眩晕又将他按了回去。
 
又是呼地出了隧道。因为突然的光亮,基尔伯特微微皱了皱眉头。伊万闭上眼,感到眼前又黑了下去,大概是进入了另一个隧道。他眯着眼,事实确实如此。
 
他侧头想要再看看基尔伯特皱眉的可爱的小动作。
 
这条隧道比想象得要长。
 
再出来的时候,世界已是染黑了。所以,那个小心思也不能如愿。
 
基尔伯特醒了,迷迷糊糊地揉着眼,打了个大大的哈欠。
  
他瞥向窗外,愣了片刻,拉住伊万说道:“你看那窗外是什么?”
 
伊万偏头看去,呼噜呼噜从喉咙里笑出声来:“没睡醒吧?这是那边小村庄反射在窗上的灯光啊。”他指着大巴对面的玻璃窗告诉基尔伯特。不管是基尔伯特这边的虚幻的闪烁的星点,还是对面真实的永在的灯光,泛泛黑幕中星星灯火像是一条银河,大巴正行驶在银河之上。基尔伯特反应过来,闭上了嘴。
   
  
   
昏暗的车厢内,隔条过道坐着的也是对情侣,两人都拿着手机,指尖在屏幕上点着,脸被照得苍白。
 
基尔伯特还是那副形象,闭眼休息着,手放在膝上。
 
伊万将视线从隔壁转回来,下意识握了握基尔伯特的手。
 
基尔伯特睁开眼,回望着伊万,咧开嘴笑了。
 
他们俩真切地感受到——
 
嘿,我们在旅行。
    
  
  
旅途愉快,亲爱的你。
  
  

【END】

评论(2)

热度(32)

  1. 分院帽【考试长弧】玖九悦心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写的超棒!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