玖九悦心

三党,琢磨着高考完给你们寄点小礼物。
头像by有鹤栖太太

【Dover】调给疯子的毒酒【不是刀子】

“嘿,亚瑟,给我调一杯酒吧。”那男人脸颊熏红,柔软的金发翘着几束并不乖巧的碎毛,紫蓝色的眸子似如含水,流动着未名的情愫,他在光怪陆离灯光中的小酒吧里瘫坐如泥,正半举着玻璃酒杯,冲着吧台里的服务员发着酒疯。酒吧里寥寥几人,他的声音过于明显,惹得对面的男女偏头看了他几眼。
  
“弗朗西斯,你能不能消停一点。”亚瑟擦拭着洗净的酒杯,“啪嗒”排放在橱柜里,“你已经喝得太多了。”
  
“我不……”那个名叫弗朗西斯的男子不害臊地扭动着上身,带着醉态,将空杯抬在眼前,经灯光折射出的七彩的光一不小心晃了他的眼。
 
“啪”,他又把杯子拍回在桌上。
 
“哼。”亚瑟轻蔑地从鼻子里发出声来。
  
“帮我调一杯酒吧。”
  
“不行。”
  
弗朗西斯转过身来,站在旋转椅的搭脚台上,身子凑近亚瑟:“亚瑟,我叫你,帮我,调一杯酒。”从唇中喷出的温润但又浓烈的酒味使亚瑟厌恶得皱皱眉头,他腾出一只手,扳动弗朗西斯的头,想让他离得越远越好。
 
“滚。”
  
其他服务员看到了,本想来阻止弗朗西斯这样荒唐的行为,被亚瑟摆摆手示意不必。
  
“嘿,伙计,连一杯酒都招待不起吗?”弗朗西斯坐回椅子,趴在桌上,把玩着空杯。亚瑟反射出来的身影若隐若现。
  
“闭嘴。”
 
弗朗西斯盯着亚瑟的脸,沉默片刻。
  
“哎呀——”他突然提高音量,声音也随之拉长,像是要和亚瑟杠到底似的,“这里的服务这么——糟糕呀——”保安也准备起来轰人了。
  
“啧。”
  
“一杯酒都招待不了的酒店呀——”“酒鬼”不停地嚷嚷着,他挑眉瞄向那个粗眉毛服务员,对方也正怒视着他。
 
突然。
  
酒杯被从手中抽离。冰凉的触感瞬间皆无,弗朗西斯闭着眼,他知道那家伙一定是满脸愠色。
  
“说吧,你想要什么酒?”亚瑟随手捏起泛着银光的调酒器,问道。
 
“一杯毒酒。”简单明了。
 
亚瑟的动作暂停下来。
  
他重复着。
  
“你要什么酒?”
  
“一杯毒酒,亚瑟。一杯让我这个脑壳里的混蛋玩意停转的毒酒。”
  
“你疯了,弗朗西斯。”亚瑟勾起嘴角,手下的动作继续进行起来。
  
“咳啦咳啦……沙沙沙沙沙……”调酒的声音,在淡抹背景音乐的配合下,从亚瑟指尖传出,搔痒着弗朗西斯的心。
 
他喃喃道:“哈哈哈是呀,我早就疯了……”
  
“沙沙沙……”
 
“嘿,这声音真好听。”不知从哪里冒出这句话。
  
弗朗西斯悄悄眯起眼,亚瑟半摞起的衣袖下露出的白皙的手臂,青色的血管浅浅影显,暖黄的灯光从头顶打下来,从他的金发析出,碎碎地落在黑白相间的地砖上。
  
“看什么看,我还没弄好,你先让你的脑袋清醒清醒,整天讲那些混话,不像样子。”亚瑟从一边端起玻璃酒杯,抬到眼前,对着杯口小心地注入,但还是不可避免地滴了几滴在他的手指上。
 
“啧。”
  
亚瑟抬手,舔舐着手指的浓腥,这个动作估计能让不少女生为之醉倒。
  
不知过了多久,一杯猩红透紫的鸡尾酒递了上来。
  
弗朗西斯坐正身子,端起杯子,眯眼瞧着。
 
“亲爱的,我想要的毒酒不是这样的。”
 
亚瑟嗤鼻,转身又去整理着吧台:“爱要不要,钱还是要付的。”
  
弗朗西斯笑了起来,小声地说着:“不过,还是比较接近的。”
  
他轻轻拈起杯颈,举到眼前。亚瑟的半身包含在里头,沉浮在猩红的血液中,紫色的魅力与神秘侵蚀着他的皮肤,及至肾脏。
 
“这样就对了。”他微笑着。
 
“这才是,我要的,毒酒。”
  
他笑出了眼泪。
  
“我还真是疯啦……”
    
   
【END】

评论(3)

热度(3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