玖九悦心

三党,琢磨着高考完给你们寄点小礼物。
头像by有鹤栖太太

【雪兔】湖(结尾是糖)

☆ooc有,奇怪想法有。
    
眼前是平静的湖面。与那些文人墨客随口就来的“平静如镜,毫无波澜”不同,这是结冰了的湖水。
  
靠岸的湖面上被孩子们拿石块砸出了大大小小的洞坑。
  
卷来的冰涩的风使坐在湖旁长椅上的伊万稍稍缩了下脖子。
  
从绒厚的围巾窝里漏出的热气似乎一下子结成了冰,停固在空中。
  
好冷。
  
他的每一次呼吸,每一个动作,每一处毛孔,都在告诉他——
  
冬天了。
  
头顶的树枝支撑不住积雪的重量,窸窸窣窣地落下几块雪,堆在他身边。
  
他几乎将整张脸都埋进围巾里。
 
回家会暖和些。
  
他心里这样想的。
  
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他的目光被紧紧吸在这片冰湖上。
  
明明上面什么都没有。
  
没有被冰围困的天鹅,没有为了吸氧,而跳出的鱼,更没有……
 
他眨眨眼。
 
更没有死尸。
  
他试图站起来活动活动,说不定身子会暖和。
  
可是遗憾的是,他不但没有得到想要的温暖,而且就连刚才蜷缩获得的暖意也逐渐流逝。
 
周围是一片死寂,大概声音也被冰雪冻住了吧。
  
可是他想打破它。
 
伊万尝试着拿起脚边坚硬的冰块,狠狠地砸在冰面上,只得到闷闷的一声“咚”。
 
他尝试着冲着湖面大喊,只得到满嘴的风。
 
这些都不是他想要的“打破”。
 
他微微颔首,思量着。
   
他想到了一个办法。
  
伊万探身查看结冰的厚度,模模糊糊的冰面倒映出他裹得满满当当,肥重无比的模样。
  
“嗯。”
  
他肯定地点点头,下定了决心。
  
  
   
脚离地了,身体像是被一时间猛烈的风托起,伊万纵身跃入湖中。连他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。
   
“噗通!咔嚓!咕噜咕噜……”
  
先是巨大的崩裂声,再是彻骨的寒冷,锥入骨髓,神经强烈地跳动着,抵抗着突如其来的剧冷。
  
棉质的衣物在水里泡得胀鼓鼓的,逐渐转变为拖他入水的重物。他连喊一声“啊”的时间都没有,手脚似乎都“结上了冰”,喉咙也被“冻”住了。
  
幸亏那片死寂被打破了。他竟然长舒了口气。
  
事情并没有他意料的那样,他并没有下沉,更别提浮上来的时候成为一具泛白的死尸。
  
伊万轻声笑着,像是个孩子拿到了心仪的玩具。
  
刚想笑出放肆,却被岸边一声大喊打断。
  
“你到底在做什么?”
  
那个声音的主人似乎很生气。
 
他试图用模糊不清的眼睛去看清那个尝试踩在冰上的人,但是没能成功。
  
只知道那个人急躁地试探着冰面厚度,小心翼翼也不失急匆匆地摇摇摆摆走来。
  
近了,近了。
  
像是钳住他的胳膊似的,那个人一把抓住伊万的一只胳膊,冲着他破口骂道——
  
“你死也不要让我看到啊混/蛋!”
  
伊万看向面前的那双血色眼眸,一不下心晃了眼。
  
   
   
伊万愣着,突然笑出声来。
  
“笑什么笑,等本大爷把你拽出来,看不揍死你。”
  
他还是笑着。
  
他只知道现在有两个消息。
  
一个好消息,一个坏消息。
  
坏消息是,他和基尔伯特的身子都冻僵了。
  
伊万笑得眨巴着眼睛,抖落雪花的泪水。
   
好消息是,他知道基尔伯特会来接他,事实也如此。
   
【END】

评论

热度(1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