玖九悦心

三党,琢磨着高考完给你们寄点小礼物。
头像by有鹤栖太太

聋哑人【故事①】雪兔组

以后还会写和①剧情无关的故事②。
 
【聋哑人】
当这个世界有着千变万化、风格迥异的音乐的时候,人们心安理得地接受了它们。
  
当这个世界只有一根弦的声响的时候,人们倘若不接受,则是思念以前的音乐。记忆里的音乐是绝美的,是现在不可比拟的。尽管有幸某日能再听得一曲,人们就会发现这和记忆中的不符。于是记忆骗了你;人们倘若接受了,则是得过且过,自然而然习惯了这单调但又不单调的弦音。渐渐忘记过去所听过的音乐,取而代之的,是现在令你魂牵梦萦的这首单声调曲子。于是记忆还是骗了你。
   
那么,当这唯一的弦也断了,该怎么办呢?
  
世界会陷入寂静吧。
 
平静。
  
恬静。
 
安静。
 
幽静。
  
宁静。
  
雅静。
 
万物皆静。
  
流水。
 
飞鸟。
  
雷电。
  
人们无声地痛哭着,他们连眼泪落在地上都是无声的。
   
   
    
笔尖摩擦着纸张,随处乱画着。
   
基尔伯特看着刚写下的这段话,舒心地向后一仰,舒松筋骨。
    
他突然想起了什么,回身看向来拜访的伊万,好像想要和他说些什么。
  
眼前的伊万环身沐浴在温暖的阳光里,安静地端坐在一边,愣愣地盯着窗外那只小黄鸟。
  
有种想去捉弄的冲动。
   
基尔伯特将刚写的纸揉作一团,瞄准目标,丢在那家伙的头上,吓了他一跳。
   
他暗笑,看着伊万细微的表情变动。
   
当伊万的视线转移到他身上,歪头示意时。
   
基尔伯特指指自己的嘴巴,摆了几个口型,告诉伊万——
  
不好意思。
  
我说不了话。
   
伊万无声地笑着,魅紫色的眼眸流淌着温柔,他抬起手,指指自己的耳朵,告诉他——
  
不好意思。
  
我听不见。
  
  
   
【END】

评论(1)

热度(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