玖九悦心

三党,琢磨着高考完给你们寄点小礼物。
头像by有鹤栖太太

家书【暖甜】中华兄妹

哗——”海水卷起波浪砸在海边的碎石块上,化为大把碎银落入来回收“银子”的归浪,最终消散于浅蓝色的海水中,海浪退回,正在为下一次冲击蓄力。
女子漫步在沙滩上,柔顺的栗色长发本应乖巧地侧在肩前,却因海风而微微飘荡。她敛起长裙,脚不经意地蹭着海沙。
何处飘出一声叹息,又最终不见踪影?
她遥望海的那边,又垂头似乎在沉迷于洗沙。
她走进海里,浪花擦过,搔痒着她的脚踝,女子发出“咯咯咯”的可爱笑声。
“你好。”
不知从哪出现的一位扎着低马尾的男子,戴着帽子,帽檐压得很低。男子低着头,女子只能看见他温润的嘴唇。
“什么事?”她问道,风儿戏耍着钻进她的衣领,露出的脚踝也感到寒冷,她冷不丁打了个喷嚏。
“啊啾。”十分短促,因为她察觉到在陌生人面前失礼了,用双手捂着鼻子,掩饰羞红的脸颊。
对方似乎为之所动,手伸出来好像想要按着她冷得微微颤抖的肩膀,但又放下了。
沉默片刻,男子从口袋里抽出一张手帕,递给她。
女子迟疑了一会,轻轻接过,又因为手擦过男子温暖的手侧,快速地缩回。
男子不好意思地笑笑。
女子低头一看,手帕上绣有一朵小牡丹。
擦拭着鼻涕,她悄悄观察着男子,他正侧脸看着海平线。
“请问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女子再次询问道。
“啊。”男子突然反应过来,他递来一封信, “这信,是从大陆寄来的。”
“寄给我?”
“是的,寄给你的。”男子的声音温柔了不少。
“既然信已送到,那我该走了。”
“啊,好的,谢谢。”
他点点头,转身,女子隐约看见了男子琥珀色美丽的眼眸,可惜未能看清,男子早已回身快步离开了。
女子看着那人的背影,低头查看信件。
无名氏。
小心地撕开信封口。
短短一行的俊秀的字,带着淡淡的茶香,使她不禁想起那个人。
再抬头,那个低马尾的男人已经不见了。

岸边浅浅的脚印被海水冲刷得一干二净,好似从来没有留存过。
那封家书上写着:
湾湾,天凉了,早点回家吧。

“嗯。”

评论(1)

热度(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