玖九悦心

三党,琢磨着高考完给你们寄点小礼物。
头像by有鹤栖太太

仏英《Eyes》第四章 (进入主线:糖+修罗场,新人物出场)

【第四章】
“呼哧呼哧……”
因为急促的脚步,路边微微扬起的灰尘被突然打断。燥热的脸颊被穿过道路的风轻轻擦过,气息凌乱,刘海因汗水而紧贴着额头。
狼狈不堪,再形象不过了。
“拜托了,等一下!”扯着声带,摇摇晃晃的视线开始模糊,“呜呜……拜托了,停下来!”拉长的哭腔在小区里的树林间回荡,脚步渐渐跟不上那远去的黑色轿车。
眼前突然灰暗起来。
他被绊倒在地,身子重重地撞在地面上,胳膊一阵刺痛,不用看都知道,肯定是受了伤。
“停下来吧!弗朗西斯——”最后一声呐喊,他垂下头,趴在地上,失声痛哭。
似乎是起了效果。
“哒哒哒……”一双黑色皮鞋缓缓走入他的视线。
“怎么了啊?就算是我要走了,你也不必行此大礼吧?”一如既往的嘲讽的口气从头顶传来。
他仰起头,眼前的男孩一头金发,眉眼清秀,脸蛋好看到女孩都嫉妒。
“诶?怎么突然……”应该是被他脸上的泪痕吓到了,男孩蹲下来,拿出手绢,擦拭着他的眼角。
用温柔的声音问道——
“怎么了?”
“不要哭哦。”
“哥哥我不是在这吗?”
他推开对方的手,气呼呼地撅起嘴:“什么你在这里啊?你不是……要走了吗?”鼻子不争气地发酸。
男孩笑着:“怎么啦?舍不得我?”
“你说过你要和我玩一辈子的!你说的话都是骗人的吗?”他一边用脏兮兮的袖子胡乱擦着鼻涕和泪水,一边和对方顶嘴。
男孩一愣,从口袋掏出一颗包装色彩绚丽的圆形糖果,塞在他的手里,歪头一笑:“给,我会回来的,我说过和你在一起,就不会骗你的。”
他愣愣地看着对方紫色的眼睛,像是要在他的眼底寻找答案。
男孩弯下腰,在他的额间落下羽毛般的吻。他被对方身上的鸢尾花香包围,羞得脸一红。
心底似乎有所异动,似乎有什么正在悄然地破土发芽,伸出枝蔓。他伸出手,环抱着对方的腰,揪着衣服不愿松开,生怕一放手,男孩就会从他身边溜走。
“说,说好了哦。”
“嗯,约定好了的。”
两人的小手指牵在一起……

 
突然万物凋零,双手虚空,眼中美丽的男孩不见了,周围是一片漆黑。
落入了黑色的漩涡。
他蜷缩着,喊着弗朗西斯的名字。
他开始下沉,漫过脚踝,直到双腿无法动弹。
挣扎,没有用。
头顶是一束强烈的光芒。他伸出手,想要去触碰。
呼吸,快跟不上来了。
这种时候,你在哪里啊混蛋!

“啊——”亚瑟在床上弹坐起来,双手不住地颤抖。
“滴滴滴,滴滴滴……”关上闹铃,已是7点了。约好了8点……对吧?
头有点疼。他捂着额头,却看到床边的椅子上已经整整齐齐地放好了服装。
脱下睡衣,镜子前的自己黑眼圈好重。
啊……昨晚阿尔非要我循环听个好几遍《Light》,说是必须挑出伊万的毛病。庆幸的是,的确找到了一处小错误,要不,我估计会被他吵得一夜不睡。
他揉着乱蓬蓬的头发,慢慢地套上白衬衫。不知道为什么,就是不想早点去学校。
他踏着拖鞋,走下二楼,桌上摆放好了早餐。
阿尔估计,已经揪着错误去嘲笑那头熊了吧。
亚瑟坐在座位上,啃着面包,眼睛扫过纸条上俊美的字——
你睡觉的模样真的是逊毙了。
揉烂丢进垃圾桶。
这田螺姑娘,又不经过同意进我家了。

一切就像童话般美好。
一切又像童话般不真实。
我们的故事,大概就是这样吧?

“少爷,你今天好像状态不太好哎。”弗朗西斯凑近独自靠在一边的亚瑟,看着练习室里排练的各位。
亚瑟并没有搭理他。
忽然一只手轻轻贴上他的额头,那男人的脸靠得很近,他的脸“唰”地变红。
“诶,你干嘛?”
他像是触了电似的,侧脸躲开。
“哥哥我只是想看看你生病了没。”对方委屈地回答道。
亚瑟叹口气,也没有回答。
弗朗西斯愣了愣,继而露出阴险的邪笑:“难道说……少爷你昨晚梦见我了?”
一语中的。
“我才,才没有梦见你嘞。”吞吞吐吐的样子着实可爱。
弗朗西斯突然“噗嗤”地笑出来:“哈哈哈哈,你还真梦见了啊,哈哈哈——”
亚瑟红着脸,嘟着嘴,叫嚷着:“笨蛋笨蛋!才没有梦见你啊!”
“哈哈哈,是不是做了春梦啊?”
“没有啊混蛋!”
“哈哈哈,是不是和哥哥我‘哔——’了啊?哈哈哈哈——”
“没有!去死吧你!”
演员们都习以为常了。
“嘶——”头脑像是被锤子敲了一下似的,尖锐的疼痛刺激着神经,亚瑟捂着头,倒吸一口冷气。
弗朗西斯脸色突变,没有说话。
“说真的,我现在没有心情和你吵。”气势一下子就软下去了。他拉起椅背,坐在上面。弗朗西斯也靠了过去。
“真的没事吗?需不需要去保健室休息一下,让校医看看?”他见亚瑟脸色苍白,压低声音询问道。
“不用……”有气无力的回答更令人担心。
弗朗西斯站起身,拉起亚瑟的胳膊肘:“走吧,我们去保健室。”对方似乎没有站起来的想法。
亚瑟勉强笑笑:“真的没事,我只要在这坐坐就好了。再说了,我还要监督你有没有好好排练呢……”
他这才坐下,皱着眉头说:“这样吧,在这睡一会儿,在你睡觉的时候,我绝对不会罢工,行吗?”
“唔……”亚瑟揉揉太阳穴,“好吧……可以……借你的肩膀……靠一下吗?就一会儿……”
“我的肩膀可是随时待命哦。”弗朗西斯微笑着凑得更近了,以便亚瑟靠上去,脖子会舒服些。
弗朗西斯侧脸看向近在咫尺的脸,睫毛随着呼吸的起伏而微微颤抖,脸色苍白,显然是劳累过度或是生了什么病。
平日里炸毛的小野猫,现在终于安稳了啊。
“好了,好了,我们重新再来一遍。”他小幅度地对着担心的演员们拍拍手,示意他们开始排练。
大家都很努力呢。
颈脖被亚瑟的发丝搔得发痒,看来需要理发了啊……话说,以前他留了长发,非要我给他理个潮流的发型。理发的过程中他竟然睡着了,这么放心地把头发交给哥哥我吗?
弗朗西斯轻轻笑着。
虽然最后我把他的发型修回了以前的模样就是了,但他可是气鼓鼓地三天没理我哎。
弗朗西斯微微抬起手,揉搓着亚瑟的发梢。
原本的那个他,才是我喜欢的亚瑟·柯克兰啊。
喜欢胡闹的,傻里傻气的,粗鲁的,总是和我顶嘴的亚瑟。
又总是露出让人心疼的表情。
手滑向对方的下巴。
亚瑟,你知道吗?我每一次靠近你的脸都想吻你。
亚瑟,你知道吗?我每一次和你斗嘴都很开心。因为能和你这样交谈的,只有哥哥我一个啊。
亚瑟,你知道吗?我……
对方舔舔干燥的嘴唇,稍稍偏转头部,以更舒服的姿势闭眼休息着。
不。
弗朗西斯轻轻摇着头。
亚瑟·柯克兰,你什么都不知道。
弗朗西斯理顺对方的碎发,擦过对方略显憔悴的侧颜。
“别弄了,有点痒。”对方似乎察觉到了,无力地说道。
弗朗西斯立刻摆正姿态,装作什么也没发生似的:“快睡吧,少爷。”
平稳的呼吸,开始能听见轻轻的鼾声。睡着了吗?
自己的呼吸开始和他的频率靠近。
嘈杂的声音渐渐淡去,只有两人合二为一的呼吸声。
这是梦吗?
肩上的重量真实地告诉他,亚瑟靠在他的肩上。
这不是梦哦。
他就在我身边。

 

“唔……”
慢慢睁开眼。
已不是练习室的天花板了,冷色灯光映在眼前,亚瑟发觉自己正躺在纯白的床上,空气中弥漫着医用酒精的气味。窗外已是黑夜,看来是睡了很久啊。一个人影似乎发现了这边的动静,走过来。
“诶?这里是……”声音沙哑,嗓子里似乎有痰,还真是生病了啊。亚瑟捂额嘲笑着自己,正想下床,手背被一只修长的手按住。
“柯克兰同学,感觉好点了吗?”视线渐渐清晰,眼前是斜坐在床边的一位女校医。棕色长发及腰,粉色的小鸟发夹夹起一边刘海,一朵红色假花别在左侧头边,宽大的白大褂也无法遮掩住她傲人的身材,黑色丝袜紧贴着的细长的腿乖巧地合拢着。
女子忽闪着青色的眼睛,微笑着重复一遍。
“柯克兰同学,我是伊丽莎白·海德薇莉,是这里的校医,感觉好些了吗?”
听声音,是个很温柔的人呢。
“啊……”头还是隐隐作痛,“好多了……”
“那就好。”她稍微放了点心,递来杯凉开水和一粒药片,“这是治疗感冒的药,吃了它就尽快回家好好休息吧。”
他“咕噜咕噜”几口饮下,看着伊丽莎白站起身,回到桌边。
“那个……”
“嗯?”对方歪歪头,一撮侧发滑落肩边。
“请问我是怎么到这里的?”终于问出了这个问题。
完全没有这类的印象啊。
“嘿嘿。”她突然笑出声来,稍稍抬手遮住扬起的嘴角,拿起桌上的一张字条,塞在了亚瑟手里,眨巴了下左眼,“听那个人说,看这个就知道了哦。”
带着不好的预感展开对叠的纸条,还是那熟悉的字。
“笨蛋,好多了没?哥哥我可是冒着万千女同学春心破碎的风险才把你抱来的哦!是不是要痛哭流涕地感谢哥哥我呢?
哥哥我有些事先回去了,你休息好了,回家要小心点,千万不要掉到下水道里哦!
F·B”
看着这纸条,脑海里就浮现出那个胡子混蛋欠揍的表情。
掉到下水道里是什么鬼啊,笨蛋!
他把纸条揉作一团,下床穿鞋。
亚瑟突然意识到了什么,看着伊丽莎白。
对方似乎也感觉到了他想要说什么,眯眼笑着。
“别别告诉我……他是是是把我……”强烈地期待看到伊丽莎白坚决地摇头,结果——
她再也忍不住笑意,露出可爱的虎牙:“是的哦。”
“就就就是那种抱?”他比划了一下。
“没错,公主抱哦。”她也比划了一下。
内心崩溃。亚瑟像是石化一样僵在原地,他不用思考就知道,现在学院新闻网上,肯定炸成一团了。

本来想飞奔回去暴打那个胡子混蛋一顿的。
他原本是这样想的。
现在正徘徊于一段黑暗的走廊前,迟迟不愿走过去。
“真倒霉,手机也没电了。”就在刚才,亚瑟本想打开手机看看时间,结果它不争气地挣扎一会儿,耗尽最后一点力气,灭了。
他使劲地跺跺脚,声控灯也没有如愿以偿地亮起。
“灯坏了,没有人通知学院的维修师吗?”亚瑟皱着眉头,脚踏入黑暗中,还是退了回来。
对他来说,眼前就是一片漆黑。
或许对其他人来说,凭靠着邻近的微光还是可以看得清,并且平稳地走过去的。
可是,他不行。
他什么都看不见。
多少次想要踏进去,多少次胆怯地退回来。就算这里走过了多少次以至于熟悉每一个内部物件的位置,他也无法安心迈出第一脚。
天杀的夜盲症。
“怎么办?回去找伊丽莎白吗?”突然冒出这个念头,很快就被坚决否定了,“拜托女孩子什么的,太没有绅士的风度了。”
亚瑟叹口气。
一边是光明,一边是黑暗。
他站在光明与黑暗的交汇处,踌躇不前。
握紧拳头。
算了,摔个几跤又有什么关系呢?又不是没有过。
他刚想迈出步伐——
“你是……柯克兰同学吗?”背后传来较为轻柔的声音。
“嗯?”疑惑地回头,站在不远处的是一位戴着黑框眼镜的男子。他快步走到亚瑟面前,似乎是想确认是否认错了人。
“是亚瑟·柯克兰,对吧?”
左斜刘海的阴影遮住了一只眼,深蓝色的右眼微眯着,似乎在努力辨别对方的长相。脸庞在灯光作用下显得棱角分明,眉眼却令人感到柔和。
明明是一身Y校区的制服,为什么会出现在O校区?
亚瑟稍稍抬起头,看向对方的眼睛。
啧,比我高一点,真讨厌。
“啊……我就是柯克兰。”亚瑟不耐烦地回答,“有什么事吗?”
男子睁大眼睛,表现得很惊讶,伸出食指指向自己,以很柔的声线说道:“我是沐之翊啊,你的初中同学。”
啊,印象里的确有这么个人。
开学第一天自我介绍,在讲台上支支吾吾脸红讲不出话来的那个吧?
亚瑟正在脑中搜刮着关于这个人的记忆,琢磨该怎么圆场的时候,之翊问道:“柯克兰同学,你在这里走来走去干什么?”
我还想知道你在O校区干什么呢。
亚瑟挠挠头:“我……”
算了,这种东西说出去又不丢人。
“我看不见路……”
“嗯?啊,你有夜盲症,对吧?”对方突然反应过来。
这小子反应还蛮快的。
“是的。”亚瑟问道,“你能带我走过这段路吗?”
“乐意为您效劳。”沐之翊俏皮地回答,小心地牵起亚瑟的手,慢慢地走入那段路。
亚瑟犹豫了片刻,还是搭着他的手走过去了。
从开始踏入,到全部融入。
亚瑟被他牵引着,起初也是小心翼翼地试探着前面的路,渐渐放松了神经,交由对方指导。
之翊的手很温暖,握住的力气不大不小。
亚瑟还是眨巴着眼睛想要看清一点点路,不想给对方带来麻烦。
被人牵引着向前走,这种感觉也不赖。
是时候该问出一直纠结在心里问题了。
“那个……你怎么会在O校区啊?我看你这制服是Y校区的。”
“……”对方没有回答。
“啊,如果你不想回答……”亚瑟急忙解释。
“不不不,没什么的,只是想来找话剧社的监督商量一下。”对方似乎很紧张。
“嗯?我就是监督啊。”这家伙找我有什么事?
“什么?”对方的脚步顿了顿,继续往前走着,“还真巧。”
“有什么事要商量吗?”
“啊……我是这部剧本的作者,我想修改一下剧情。”之翊握住亚瑟的手稍稍加紧了力气,可能是担心对方呵斥他突然变更剧情而给话剧社带来了麻烦。
剧本作者原来是他啊……
“可以哦。”
“诶?”显然是没料到。
亚瑟笑着说:“这有什么不好的?剧本能修改得更棒才最重要啊。说起来,你是作者啊,写得很好哦。”
之翊感到自己的脸烫烫的,想必是红透了吧。他突然庆幸这里是一片漆黑。
“谢谢……”小声地回答惹得亚瑟“噗嗤”笑出来,还真是腼腆的大男孩啊。
手心开始出汗了吗?
亚瑟跟着对方走在黑暗里。
耳边是对方浅浅的呼吸声。
离前段亮堂的道路近了。
亚瑟稍稍加快了步伐。

 
“这家伙,这么晚还没回来,不会真的掉到下水道了吧?”弗朗西斯念叨着。
他正走在去学校的那条街道上。街上已经少有车辆来往了。
“小弗朗,这么晚还要去学校啊?”老奶奶从窗口探出头来问道。
“啊……奶奶好。”他稍稍放缓了步伐,“我正要去接一个人呢。”
“好好,现在的年轻人就是有活力,我老人家这把骨头到了大晚上就什么力气都没有喽——”她回身捶着腰,又坐回了椅子。
“奶奶你要早点休息啊。”不忘提醒一句。
“好嘞——”苍老的声音从里头传来。
弗朗西斯看看手表,已经10点多了,他开始加快速度。
小跑从门岗边的小门进入,绕过花坛,直奔保健室。
这个家伙,还真是不让人省心。待会见到他该怎么嘲笑他呢?弗朗西斯这样想着。
两个人影出现在眼前。

“亚瑟?”一眼就看见那个穿着中规中矩的粗眉毛,弗朗西斯顿了顿,快步走进小树林藏起来。
这家伙,肯定没想到我会来吧?
他窃笑着,藏起来吓他一跳——
“哈哈,说起来,你初中那会儿也是够蠢的啊,哈哈哈——”开朗的笑声。
“嘿嘿,是啊,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……”
怎么回事?
他俩认识?
弗朗西斯小心翼翼地侧头看着两人穿过走道,向着大门缓步走去。
还算明亮的灯光下,他看见亚瑟笑得很开心。
他从来没有这样对我笑过。
直到两人消失在视野里,他才走出树林,站在灯光下。明明今天很凉快,背后却开始起汗。
不由自主地握紧拳头。他吞了吞口水。
那个人,是谁?

亚瑟和沐之翊愉快地交谈着走过两个再熟悉不过的十字路口。晚风吹拂,天气舒爽。亚瑟站在小区门口,稍稍离开对方一段距离,微微鞠躬说道:“谢谢,你今天可是帮了大忙了。”
在暖黄的路灯照耀下,眼前的之翊穿着正规的制服,一头干练的黑色短发显得人精神满满,深蓝色的眼瞳尽是温柔的微光,他浅浅地笑着,露出两个可爱的小酒窝。
之翊摆摆手:“怎么会呢?能帮到你,我很开心哦。”声音很轻,大概本人就是个内敛的男生。
比那个混蛋不知道好多少倍。
之翊抬起手腕的表,看看时间,眯眼笑着:“那……柯克兰同学,时间不早了,我先走了。”
亚瑟正想回应。
后方突然传来高调的声音,根本不用转头就能知道。
“哎呀哎呀,这是你的朋友吗,亚瑟?”弗朗西斯从小区大门后走出来,将手搭在亚瑟的肩上,撩动着他柔顺的金发,像是高贵的猫咪在宣示主权。
亚瑟皱皱眉,稍稍抬肩把他的“爪子”抖掉,瞥见他一头的汗,问道:“你这混蛋,晚上都干什么了,一身的汗。”
“为了保持哥哥我的身材,出去跑了几圈……”胡诌了几句。他继续把话题往感兴趣的地方引去,“亚瑟,这是哪位啊?”
“柯克兰同学,这是……”对方似乎也很好奇。
亚瑟站在中间介绍道:“这位是Y校区的话剧作者沐之翊,也是我的初中同学。”
他耸耸肩,以不屑的语调介绍着:“然后这个胡子混蛋是O校区的话剧社社长弗朗西斯·波诺弗瓦,他可讨厌了,劝你别理这个人。”
弗朗西斯补上一句:“我们是发小哦。”
发小可是坚不可摧的关系呢。
两人对视一秒,都气鼓鼓地扭头,以后脑勺朝向对方。
“这样啊……”之翊伸出手,“你好。”
弗朗西斯没有回应,只是礼貌地笑着盯向对方的眼睛。
“喂。”亚瑟用胳膊肘戳戳他的肚子,示意他做出点反应。
对方显然不介意,他收回手,对着亚瑟说道:“那我先走了,再见。”
“嗯,再见。”亚瑟抿唇笑着。
看着对方走过斑马线,他回身走进小区,留弗朗西斯一人站在原地。
呵,事情开始有趣起来了吗?
弗朗西斯皱起眉头。
“喂,混蛋,等我回家吃饱了饭,就教训你。你竟然……”亚瑟气冲冲的声音也已经模糊了,只有他自己心跳的声音。
噗通。
噗通。
噗通。
啊……亚瑟·柯克兰……
有人要把我的宝物抢走了呢。
是我第一个发现的宝物,我要拱手让人吗?
心房的血液流回心室,如此这般地循环往复。他揪着心口的衣服,感觉有莫名的压迫感。似乎有一只透明的手拽着他的心脏直至深渊,下坠,下坠。
他咬着唇。
发小这样坚固的关系难道真的不能打破吗?
 
明明,你的眼睛只能看向我一个人才对。

☆☆☆☆☆分割线☆☆☆☆☆本章出现了原创人物,很温柔腼腆的类型呢!全篇只有这一个原创人物哦。
801姐出场了,所以铁三角的另外两位也会陆续出场哦!Kesesesese——
希望大家多来仏英吧和我聊天哦。
【感谢之前每一位天使的回复】
谢谢♡

评论(2)

热度(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