玖九悦心

三党,琢磨着高考完给你们寄点小礼物。
头像by有鹤栖太太

《Eyes》Dover第二章

【第二章】
长长的学校走廊上,一个身影飞速跑过。女生的尖叫一波接着一波。
Bonjour,我是这所学校的初恋——弗朗西斯·波诺弗瓦。
由哥哥我来介绍一下这里的游戏背景吧,这所学校分为Y,O,L,F四校区,学生都是从各地挑选而来的精英。在这里,学生会权利最大,有时连校长也无法阻止学生会全员的一致意见。其中,主席一人,副主席两人,是全校最有威望的三人,联动四校区,掌管全校各项活动。我现在就处于O校区的走廊上。
嗯?你问我为什么在走廊上跑吗?
嗯哼,跑步这种运动一点也不优雅,汗流浃背的样子可狼狈了。哥哥我只是想要享受一下清风拂过的感觉呀。后面那位我们暂且不提。
“弗——朗——西——斯——”身后炸了毛的小野猫在后面穷追不舍,“我记得我说过,如果迟到了,拔你胡子的对吧?”
稍稍耽搁一下应该没事吧?
“Bonjour,beauté。”我把从学生会办公室摘来的玫瑰优雅地递给面前羞红脸的女孩,微微撩动对方的褐色侧发,滑过对方的下巴,然后眨眼,足以勾人魂魄。
哎呀哎呀,哥哥我真是……

“弗朗西斯……”身后阴森森的。
弗朗西斯背后一凉,生硬地转过头。
糟糕,哥哥我遇到大危机!
“小,小亚瑟……”尴尬地笑着,“找哥哥我干什么呀?”
臂膀被有力地架住,动弹不得。
“乖乖不要动……一会儿就好……”多么歹毒的声音。
弗朗西斯掰开“恶魔”的双手。
“哥哥我的胡子简直就是世界最美的装饰,你这个粗眉毛根本什么都不懂!”弗朗西斯和亚瑟僵持着。
“而且在校不许留胡子!这是校规!我以学生会副主席的身份劝告你不得,才强制执行的。最重要的是……你竟然在阿姨面前说我做的东西难吃!”
“本来就是吧?如果不是我拦着你,你肯定是要炸厨房啊!”
“你!”
左扯右拉,亚瑟手一松,对方的衣料擦过指尖,逃之夭夭。
“好啦。”
温柔的搭在肩上的金发随着步伐而微微飘动,他摆摆手,手抄在口袋里,快步离开了。
“哥哥我还有要事去办,再会,少爷。”
附上一个飞吻。
亚瑟站住脚,望着渐远的身影。身边“叽叽喳喳”的讨论乱糟糟的。
他小声嘟囔着。
“嘛,虽然很丑,但是……应该说,很适合他吧?”
直到听见身边响起“咔嚓咔嚓”的拍照声。
“啊喂,新闻社可以撤退了啊!这有什么好拍的!”
不知是谁提醒道——
“柯克兰,会长有事找你,他在办公室等着呢。”
转换心情,抿嘴一笑。
“这就去。”

“听说你找我。”亚瑟敲了三下门,进入。学生会办公室里落地窗占了大部分墙壁,深红色的窗帘半拉着。红木办公桌上铺着四校区的地图。
“沙沙……”靠椅正面缓慢转过来面对他,坐在上面的是位身材稍娇小的男子。
低马尾温顺地垂在左肩上,一身正规的白上衣黑长裤,系着黑白相间的领带,显得精干整洁。微微抿着的嘴唇,小巧的鼻子,还有那双琥珀色的眼睛,精致的脸庞也令许多女生迷恋。
这位男子来自Y校区,现任学生会主席,名为王耀。
“和那个流氓不一样。”亚瑟心里这样补道,“他是另一个混蛋。”
“过来。”王耀说道。冷冰冰的语气。
“噗。”没忍住笑意。
“怎么了?”
“在我面前就不用装了吧?还是说你这几天和F校区那边交涉了太久,人格转换不过来了?还有你那口癖,,别忍着了,这里就咱俩。”亚瑟随意地坐在办公桌前的客椅上。
“呵。”王耀终于一改冷冰冰的样子,扬起嘴角,“都是那边校区的人太死板了阿鲁。”
“L校区和O校区的乐队我大概交涉好了,乐曲是原创曲目《Light》。”亚瑟勾掉桌边长长的表演单。
“嗯,话说,最近校庆的事比较忙,你们也该收敛一点了吧?”王耀突然眉毛一挑,笑着说道。
亚瑟一怔,眯眼笑着:“啊……又是新闻社搞的鬼?”
王耀细长的眉毛随着眼角的上挑而扬起,眼底尽是笑意:“你们两个还真是……”
“说吧,你叫我什么事?”亚瑟无意间打断他的话。
王耀似乎有些不满,盯着他的眼睛看了片刻,似乎有所意会。
“你跟我去个地方。”

离开办公楼,绕过喧闹的教学楼,走过拱形桥。“嗤啦——”走在前面的王耀突然一摇,仿佛要摔倒。亚瑟下意识伸手去接。清新的茶香扑入怀中。
“没事吧?”亚瑟扶住他。和想象中的一样轻。
“好端端地,在桥上铺什么瓷砖?总有一天,我要把这破桥铲掉阿鲁。”王耀站稳,气呼呼地在桥根狠狠地踹了几脚。毫无之前高冷的模样。
这时的他,像是一般的大学生。
“又入新茶了吗?”亚瑟问道。
王耀嗅嗅衣袖:“鼻子挺灵的嘛。”清凉的风贴着湖面吹拂过两人的身躯,王耀身上淡淡的茶香萦绕在四周。
“下次给你几包,味道确实不错。”王耀转身继续向着社团区域走去,“特别稀少的茶种,恐怕是高处不胜寒。”
像他自身一样。

“话剧社?”亚瑟抬头再三确认了该社团练习室的名字,“你来这干嘛?我记得这个社团才成立不到一年,这次校庆也没有这个社的报名。”他轻轻敲响门,王耀站在身后,等待着。
“来啦——”拖长的慵懒的尾音。
这声音……该不会!
亚瑟生硬地回头以求否定。
“你猜对了。”王耀笑着回答道。
“咔嚓。”门打开了。
四目相对。
“你你你你!”亚瑟指着眼前的男子讲不出话来。
“我?”弗朗西斯故作惊讶的模样,指着自己。
绕来绕去,又绕回到你的面前来了。
“你这个家伙……你……是戏剧社的成员?你怎么阴魂不散的啊?”亚瑟一把推开挡在门口的弗朗西斯,环视四周。
因为是话剧社的活动室,房间空无一物,对墙是面巨大的镜子,阳光斜射入房间,地板散发着淡淡的木香。有几个人正在悠闲地交谈。
“不……他是……”王耀慢悠悠地说。
“哥哥我是戏剧社的社长哦,少爷你难道没有看本届社长名单吗?”弗朗西斯绕到亚瑟面前,“嘣”地弹了下对方的脑门,“这么不称职啊。”
“不,怕是你的名字太掉价了,我的眼睛都不屑于看到你。”
翻了个白眼。
亚瑟左看看右瞧瞧,回到王耀身边:“所以……你要我来干什么?和他吵架吗?”
“不,我们这次校庆,Y校区邀请O校区一起参演话剧。”
“嗯。”
“但是O校区的话剧社才成立不久,没什么经验……”
“嗯。而且还让一个以罢工为乐趣的家伙做社长。”亚瑟补充道。
“Y校区那边据说会派编剧过来,所以演出人员主要是O校区,可是我想……大家都没有实践经验……”
“嗯。的确。”
“所以我希望你能监督这个话剧社的活动,保证校区演出的成功进行。”
“嗯。”
“……”王耀好像有些窃喜。
“哦呀哦呀。”弗朗西斯认可地点点头。
亚瑟也好像觉得哪里不对。
犹如惊天霹雳。
“王耀你……要我监督这个话剧社?”
“是的,你都答应了。”
“监督这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失踪,动不动跑去撩妹,嫌这嫌那的胡渣男?我不要。”
“啪嗒。”弗朗西斯按响录音笔。
——所以我希望你能监督这个话剧社的活动,保证校区演出的成功进行。
——嗯。
“一言既出,驷马难追。”混蛋琥珀色的眼睛传递着一个信息:认命吧。
“少爷你可是答应了哦,快来练习吧,哥哥我都等不及了。”流氓眨眨左眼。
亚瑟觉得自己仿佛上了贼船。

“好了好了,各位活动起来,先锻炼一下。”亚瑟拍拍手招呼着活动室内的几个人。
“你是我的小呀小钱钱,怎么爱你呀都不嫌多……”不用猜就知道是谁的手机铃声响了。
“那……我先去忙别的事了。”王耀一手举着手机,一手示意亚瑟,快步离开了。
大家陆陆续续去拿剧本的时候,亚瑟回头对着躺在用两个椅子摆成的“床”上的弗朗西斯:“我们话剧社排到哪里了?”
“已经这么轻车熟路到称呼‘我们话剧社’了吗?”弗朗西斯打趣着。
肚子受了一拳,弗朗西斯呻吟一声,捂着肚子弹起来。
“到底排到哪了?”亚瑟扬扬拳头。
“一点都没有哦。”
“什么?”
“因为哥哥我看到剧本内容,一点干劲都没有。”弗朗西斯耸耸肩,站起身,丢给亚瑟一本剧本,趴在窗台上,背对着亚瑟。
《Dark》,并没有表明作者,大概是疏忽了。
“以骑士的角度来写的?嗯,角度倒是不错。喂,这好歹是人家辛辛苦苦写出来的,你应该尊重一下吧。”亚瑟抚平弗朗西斯揉皱纸角。
“那是因为我觉得……”他转身想要说些什么,却戛然而止。
眼前的亚瑟周身沐浴在阳光里,蹲在椅子边抚压着皱起的纸边,努力的小表情看得一清二楚,祖母绿的眼睛显得明亮可爱,如此澄净美丽。他“叽叽咕咕”地嘟囔着:“人家写得这么认真,你怎么这样对待?你自己不认真就算了,还嫌弃人家……我看人家不嫌弃你就好了……”
弗朗西斯有种伸手去摸他的头的冲动。
停顿了会儿。
那双眼睛转而看向他。
“你想说什么来着?”
弗朗西斯慌忙转移视线:“啊,不,没什么。”
窗外,是面平静的湖水。男男女女坐在湖边的草坪上,洋溢着青春的笑脸。弗朗西斯握紧手。
在这部剧本里,骑士无私地陪伴着王子冲破种种困难,曾经动过邪念,欲暗杀王子,然而放弃,后来甚至牺牲性命将王子从魔鬼的深渊救出,最终王子获得王位,娶得美丽的公主。对于骑士的心理挣扎确实描写到位,情节环环相扣,如果能被诠释出来,的确是部不错的话剧。
但是,弗朗西斯讨厌这部剧本。
对他来说,骑士和王子都是小丑般的角色。
骑士根本就没有义务,要把王子从黑暗中带出来
这世上,根本就没有真正无私的奉献。
没有主角的剧本,不要也罢。

“喂。”
头顶被敲了一下。
意识到自己发了太久呆的弗朗西斯回过神来,看着身边气呼呼的亚瑟。
“你不会真打算把一切推给我吧?”
弗朗西斯伸出手,亚瑟下意识躲闪。
手轻轻地捧住了亚瑟的脸。
疑惑的眼神。
他叹了口气。
“你这个样子,叫哥哥我怎么办?”
“嗯?你什么意思?我……喂喂!”
突然贴近的距离令亚瑟心跳加速,耳根“唰”地变红。
颤抖着的睫毛下,不时看向弗朗西斯的眼睛又慌忙跳开的眼神着实让人觉得可爱。
弗朗西斯看着紧张的亚瑟,突然眯着眼睛笑起来。
他用食指轻轻刮了下亚瑟的鼻子:“想些什么呢?”
亚瑟的脸一下变得通红。他低着头推开弗朗西斯,一言不发,僵硬地转向练习中的话剧人员,似乎想要逃离这个尴尬的境地。
弗朗西斯靠在墙上,食指一下下敲着窗台。笑意渐渐消散。
这么多年了,你总该意识到了吧?
我的王子殿下。
如果可以的话,请不要戳破遮挡在我眼前的这只画着美丽风景的气球,哪怕那只是虚幻。
只要再一会儿就好。
多么可笑的骑士。

TBC

——————☆☆☆——————
我是玖九悦心≧﹏≦,这篇文是月更,且在贴吧lofter上双飞,戳☞https://rg.mbd.baidu.com/gkf869e
欢迎勾搭≧﹏≦

评论(3)

热度(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