玖九悦心

三党,琢磨着高考完给你们寄点小礼物。
头像by有鹤栖太太

《花物语④》雪兔组 (孤独梗+糖?)

第三章第二部分~☆
大概半年过去了吧,基尔伯特从外面回来,正是暴风雪。
冷冽的风雪像刀子似的,基尔伯特的黑色长袍被卷起,他用手挡住豆大的雪,艰难地看着前方的道路。马也累得走不动了。
“啧,冷死了……咦?这里……好像是……”
没错,这里是那个向日葵花田。
残败的花梗随风撕扯着。
真可惜啊,那些漂亮的花。
“沙啦啦……”
嗯?有人在走动。这回又是什么?
基尔伯特摸了摸腰间的枪,靠近花田。
“呜呜……”是伊万。
基尔伯特连忙跑过去:“喂,这下大雪的,你在这里干嘛?快成冰雕了吧?而且还是奇丑无比的冰雕。”他都不忘毒舌。
伊万趴在地上,双手捧着什么。
“喂,本大爷在和你说……”语塞。
因为他看见了伊万守护着的东西。
一棵芽儿。小小的、柔弱的、嫩绿的芽儿。
伊万用全身挡住暴风,竭力用双手保护着它。眼泪“啪嗒啪嗒”地落下,很快就会冻成冰了吧?
“喂,该走了……”基尔伯特拽住伊万的胳膊,想把他从地上拉起来。
“不要。”
“你说什么?”
“我不走。”伊万甩开他的手。
“你听清楚了,我们不能保护每一个东西。”基尔伯特又拽住他的围巾。
“但是我想守护我所珍惜的东西。”伊万固执地说。
“你糊涂了吧……”
“我没有朋友,我只有她们。”伊万抬起来紫眸,“现在她们都被风雪毁了。我的向日葵花田,又枯萎了。”
“起码我现在……还可以保护住这个芽儿。我还有能力。”低头,手拢得更紧了。
“……”
“我堆雪人,因为我不想一个人呆着,就算它们最终会……我种那么多向日葵,因为我不想过着单调无色的生活。我受够了……”伊万像是疯了似的,拼命地解释着。
“……”
“基尔君,你有亲密的弟弟,你有爱着你的君主,你拥有很多。可是我一无所有。你能够明白我吗?你不能。”
“你闹够了没有……”
“你缺了什么?你什么都不缺啊笨蛋!”伊万咆哮着。
“喂!”
伊万不语。
“你究竟要自怨自艾到什么时候!”基尔伯特勒住伊万的脖子,把他从地上直接拎了起来。
“你给我听好了,你有一个大家庭,你的姐姐叫乌/克/兰,妹妹叫白/俄/罗/斯,她们都对你很温柔。”
“向日葵没了还可以再种!本大爷有的是时间陪你瞎闹!”
“你说你想守护它?现在你的子民正在挨饿,正在瑟瑟发抖,你就这样因为你的私心,守着一个小小的、没有用处的芽儿?你是伊万·布拉金斯基,混蛋!你是一个国家的化身!”
“可是基尔君……”
基尔伯特一把扯下伊万的围巾。
眼前横贯脖子的、丑陋的伤疤狰狞着,像是咧开的嘴巴嘲笑着主人的愚蠢。
“你记得吧?这个伤疤……我没记错的话,是你被……”
“不要再说了!”伊万扭过头。
冷飕飕的。
“你还想傻不拉几地继续维持着幻想,想象着自己生活在无忧无虑的世界里,种种小花,偶尔还伤感一下花败叶摧?”
好冷。好冷。
“……不要再说了……”
受不了了。
“你睁开眼看看,你周围都是什么国家!你以为他们会让你安安稳稳地过着吗?混蛋,你该长大了,这样才配得上做本大爷的敌人!”
“够了!”
伊万甩开基尔伯特的手,捡起围巾。
“基尔君,至少我从来没忘记……我要杀死的人,第一个就是你。”
鼻子冻得通红,狂风将长袍掀起,伊万踉跄着,终于站定身子。
伊万系上围巾,没有拍掉的雪在脖间融化,冰凉冰凉的。
基尔伯特站在伊万的身后,“啧”了一下。
“那就好,本大爷还嫌没对手呢!”
伊万缓慢地向前走几步,一深一浅的脚印映在厚厚的雪层上。
基尔伯特转身回到马边,正想上马回国。
突然,一声重物坠地的声音使他全身僵硬。
回头。
“喂!”

头重得像是灌了铅似的。视线中好像是卧室里的天花板。
“醒了?”
伊万揉揉头,在床上支起身子:“我……回来了吗……”
窗边,基尔伯特坐在桌子上,翘着二郎腿,气呼呼地说:“是啊,都怪你这个混蛋让我晚一天看见我可爱的弟弟。”
“呼呼,基尔君真是好人。”
两人都避而不谈在雪地里的事情。
“那个……”基尔伯特开口。
“啊,小伊万,你终于醒啦!姐姐都担心你好久啦,你还害得小娜塔哭了,真让人操心。”冬妮娅端着一碗冒着腾腾热气的粥推门而入。
“姐姐……”
“你突然跑出去姐姐都吓坏了。别的不说,你先把粥喝了,身体暖和些。”
冬妮娅转过身,向基尔伯特鞠了一躬:“谢谢你。”
基尔伯特摆摆手:“没什么。”
“要不你今晚就留下来吧,晚上风雪会更大的。”
“嗯……”基尔伯特思考片刻,看看窗外,“好吧。”

“基尔君,早上好!”伊万背着手站在城堡的瞭望塔上,一副安宁的模样。
初阳柔柔地洒在他随风抚动的发梢上,比起昨晚的惨白,现在脸上稍稍红润了些。他并没有回头,但是从脚步声里听出了来人。
他突然身子僵硬。
因为,心脏被从背后用什么坚硬的东西顶着。
“嗯哼,早安吻吗?”
“你是不是想早点死啊?现在本大爷成全你。”冰冷的声音从后面传来。
“你不会的。”伊万慢慢地双手放到面前来,似乎在窗口上琢磨着什么东西。
基尔伯特放下枪,走到伊万身边,看着他摸搓着雪变成椭圆形。
“英雄因为英雄失天下,你这都不懂吗?”
“可是……后面一句话,是小人因为小人得天下哦,基尔君想当小人吗?”
“别叫我基尔君,我跟你没那么熟。”
“唔……好凶啊,基尔……贝什米特先生,这个送你。”
递过来的是一团可爱的雪兔,晶莹的身躯肉嘟嘟的。用泥尘搓出来的圆圆的眼睛,和两条长长的叶子配起来,显得十分可爱。
眼前的伊万开朗地笑着,露出白白的牙齿。
他逆着光,轮廓分明。窗台上的残雪亮晶晶的,像他眼底的光芒。深紫色的眸子满含笑意,弯弯的眉毛微微挑着。
“捏出来的啊,还蛮好看的。”基尔伯特伸手接住。触碰到的伊万的手是温热的,和昨晚不同。
“贝什米特先生……”伊万顿了顿,盯着基尔伯特的眼睛,“是我的朋友吗?”
“不,不是。我们之间的关系只可能是敌人。”
基尔伯特捧着因为手心的温热而开始融化的小雪兔,望向远方的雪原。
阳光开始强烈了,严冬快过去了吗?
啊……啊,说真的,如果可以安详地生活,谁又想在战场上厮杀呢?
基尔伯特突然惊醒。
不对。
我在说什么?
我是为了战斗而活着的普/鲁/士。
像是冰水淹过头顶,水草束缚着脚腕,使他无法触碰水面。这危险的意识,开始改变他的日常……
他感到了森冷的杀意。
“砰!”
一声枪响惊起塔上停歇的鸟儿,基尔伯特的手枪仍然残留硝烟。
伊万侧着头,耳廓微微渗血,是子弹擦过的痕迹。
基尔伯特盯着伊万敌意的紫眸,锐利的目光跳到对方藏在背后的手枪,突然挑起嘴角,挑衅地笑着。
“下一次见面……就要在战场上了!”

向日葵是我对你沉默的爱。
矢车菊是我能遇见你的幸福。
只可惜……
花期将尽,散的都该散了。

评论(2)

热度(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