玖九悦心

三党,琢磨着高考完给你们寄点小礼物。
头像by有鹤栖太太

《花物语③》雪兔组(糖)

第三章前面写完了,先放上来~☆
(三)花开正艳蕊引蝶

“喂,毛熊,你看这天快亮了,待会你再给我做个小兔子吧!我家肥啾超级喜欢,Kesesesese——”

——“喂,臭熊,你在干什么?”基尔伯特驾马途经野外一片向日葵花田,靠近一看,一头熟悉的奶白色毛发在花田里移动。
“唔?啊,基尔君长大了呢。你怎么来啦?来找我吗?”寻声望去,奶白色的头发在阳光下微微泛金,只是一片细长的葵花瓣贴在他的额发上,看起来乱糟糟的。紫眸很有活力地睁大,眼底的笑意怎么遮也遮不住。雪白而泛红的皮肤看上去软软的。
“手感肯定不错。”基尔伯特这样想着。
眼前的伊万也长大了,看上去和自己差不多。
“怎么可能是来找你!只是有事要去做。”基尔伯特下马,走进花田。
“嗯哼,那为什么要进来呢?不是有要事去做吗?”
“那是我怕你在做什么生化武器,为了世界的安全,我才委曲求全,先把其他事搁搁。”基尔伯特走近伊万,轻描淡写地掸掉他头上的花瓣。
眼前的基尔伯特一头银发,细长的眉毛不屑地向上挑,棱角分明的脸庞在盛日下犹为立体,红瞳尖锐的目光扫过花田,整个人散发着不可接近的气场。
“基尔君还是和以前一样呢!”伊万笑着跟在基尔伯特身后。
“哈?!不用说,本大爷一直都是这么帅气!”
“啊,对了,基尔君能帮我做件事吗?”
“拒绝。”
“诶——怎么能这样?”
接下来是长久的寂静。
慢慢地,空气泛起异样的感受。
冷飕飕的。
“Kurokurokuro……”
在前面走着的基尔伯特预感不妙。
回头。
一铲子迎面砸下。
“哇啊啊啊啊,我帮你不就行了嘛!别拿水管!把铲子放下,暴力是不好的啊混蛋!”

“呼哧呼哧……”基尔伯特累得腰都直不起来,“臭熊……唉……死毛熊……”
“有了基尔君的帮助,果然很快啊,诶嘿!”伊万夸赞着递来一瓶伏特加。
“不要。”
“诶——为什么?怕我放了砒霜?没有啦,这次就放了氰化钾。”
“……”
“好啦好啦,骗你的,我怎么会毒杀你呢?我可是想看见你被我打败后耻辱绝望的脸哦!”
基尔伯特白了他一眼,“咕噜”地喝下一口,喉结艰难地滚动:“还是啤酒好喝。”
“嘿咻。”
基尔伯特就地坐在花田间,手撑着地面,身子稍稍向后倾。“噗嗒嗒嗒嗒”一只浅黄色的小鸟落在基尔伯特的肩上。
他泛起微笑,用手轻轻拨动着小鸟肉嘟嘟的身子。
逗了好一会儿,他发现自己忘记了这里还有个家伙,扭头看去。
不知不觉这家伙坐到了自己的身边啊。
伊万闭着眼,斜躺在一株向日葵边。他,睡着了。
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着,耳边的碎发随风轻轻抚动,偶尔一张一合的嘴唇嘟嘟的。
很安宁啊,一片花田,两个人。
好久没有这么舒适了。
究竟过了多久呢?我和这家伙的上一次见面又是什么时候?
我们总是被所谓要紧的事情缠身,为着子民活着,我们存在的意义,就是坚守住自己的名字。
我……有没有为了自己活着过,作为基尔伯特·贝什米特?
“嘁。”基尔伯特转过头,又开始逗小鸟。
瞎想什么呢!我们是国家的化身,肩负着人民的期望,我怎么能这么自私!
“啾啾……”小鸟忽然离开他的指尖,转了好几个圈,落在伊万的头上。
“唔?”伊万似乎是被头上的小动作弄醒了,他慢慢坐起来,睡眼朦胧。
“……”小鸟在伊万的头上跳动了几下,站稳了脚。伊万愣愣地看着基尔伯特。
头顶小鸟的伊万看上去莫名地可爱。
“……”基尔伯特伸出手。
“你……你要干什么……”伊万稍稍向后躲。
“唔啊啊啊啊——”基尔伯特揪起伊万睡得翘起来的头发,使劲地揉着他的头。小鸟拍打着翅膀飞走了。
“臭熊你的头发还真软啊,哈哈哈哈——”
嘛,想那么多干什么?本大爷才不会消失呢!

幸福像玫瑰花一样,美丽但是刺人,我总是如此地惶恐不安。
你是向日葵,我是矢车菊。

评论(1)

热度(11)